咨询热线:048-24569743

由大学生“慢就业”引发的对中小学教育的反思

在大学毕业之际,中国的90后又一次创下了人们的三观。竞争白热化的低收入市场曾让80后遭遇了一把“毕业即失业”的失望,但许多90后却把“失业”玩成了“快低收入”。他们自由选择去支教、去做到志愿者,有的甚至搞起了“全国实地考察”。他们说道,“要渐渐思维人生道路。

由大学生“慢就业”引发的对中小学教育的反思

”在侧重学历的中国人显然,难找工作一般来说就去深造,最少拿回个更高的文凭。对于这种既不低收入也不深造的“快低收入”潮流,社会舆论褒贬不一。有评论指出,他们是突破原有观念束缚,提倡全新的就业观。也有声音认为,这是在规避低收入压力,只不过就是“啃老”。只不过更加深层的根源,挖出在当代中国的教育模式之中。毕业后四处旅行了一年的合肥女孩小蔓说道,“从小学到大学仍然在校园自学”,所以期望“用一段时间四处去走走,也看看未来的道路。”言外之意,就是学校教育中从没给自己人生方向的教育,被迫在毕业后去“上课”。如果去问问那些80后乃至70后的低收入心路,很多人尽管当初成功寻找工作,但只不过某种程度迷茫于自己的低收入自由选择和人生道路。其中有胆略者,往往低收入一段时间后自由选择跳槽或从商,一番动荡不安后重返自己志趣所在,但更加多的人只是默默地“将错就错”了。这样的现象让我们不已反省,是我们的教育体系出有了什么问题吗?事实上,这样的现象可以被视作时代发展带给的必定问题。英国教育界先驱、惠灵顿公学第13任校长安东尼塞尔安爵士指出,中国乃至世界上的许多学校中,依然遵循工业时代把人生产成“机器”的教育模式。标准答案的灌输沦为核心工作,老师沦为这一“流程”中的操作者人员,学校不教教学生如何独立思考,只教教他们诵读试卷者期望看见的准确答案,而学生的兴趣也被助长。但随着科技的发展,21世纪的低收入市场中,数以百万计的劳动力将为更加智能的机器所代替。

由大学生“慢就业”引发的对中小学教育的反思

“我们正处于教育变革的前夕。”在安东尼塞尔安爵士显然,当前的教育虽然能培育出有考试高手,但既不合乎市场需求,也并没教会孩子如何生活,同时也并未做全面研发他们的才智。有些教育专家指出,中国的“快低收入”不过是西方“间隔年(gapyear)”的暗讽,是企图在学校之外培育多元素质的尝试。如果这些素质在中小学时代就开始培育,或许这些90后就没那么多的疑惑。在惠灵顿公学,塞尔安爵士明确提出的“八大智能”教育理念正是为培育学生应付未来挑战的能力而成立。这一独有的教育模式是受到美国哈佛大学霍华德·加德纳“多种才能”理论的灵感而构成的。其“八大智能”还包括四组能力:语言和逻辑,人际和自我理解,文化和体育以及道德和精神。通过对学生这些能力的培育,惠灵顿期望能培育学生完善的人格,并坚信自学并不仅限于课堂,各种科学知识的掌控对学生的全面发展至关重要。小蔓在“快低收入”的过程中所期望找寻的,只不过就是惠灵顿“八大智能”教育理念期望在学生身上转录的力量之一——对世界肃穆与幸福的了解,对生命深度与意义的探寻,并做到自己人生的快乐。在天津惠灵顿国际学校任副校长的杨洋回应甚有动容,她尤其提及,即使在惠灵顿的ALevel、IB等国际课程中,也不仅是培育学生单一的应试能力,还有追求幸福的能力。在惠灵顿的教育中,老师思维的是如何唤起学生的兴趣,如何通过课程引领增进八大智能的发展。在惠灵顿“八大智能”教育理念的引领下,孩子们教导了自律自学的习惯、并富裕创造性思维、团队合作精神和实操能力以及有完善的人格等。更加最重要的是,他们在较小的时候就开始探寻自己的人生道路,唤起对快乐的执着。塞尔安爵士指出,“如果学生的这八大智能领域在学校期间得到培育发展,在其以后的人生道路中也很有可能得到更进一步的发展。”很多专家都将不利的低收入形势归咎于高等教育在专业的设置和教育方面的缺失,但随着惠灵顿公学等一批西方教育机构落户国内,很多人开始意识到中小学教育环节不存在的问题也不会给学生未来的低收入择业导致艰难。因此,由“快低收入”引起的思维,舆论不应当意味着把矛头指向一些对自己的前途较为忧郁的90后,而更加必须对于我们现有的教育体系展开思维,是不是可以打破非常简单的分数、专业和低收入,而从把学生培育沦为确实的简单人才的角度抵达?英国的教育者早已开始主动地庆贺变革了,我们也应当勇气地亲吻这一现象,为了下一代能更佳地茁壮,更加负责任地为社会尽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