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48-24569743

留学变化:从找出路到“探索不一样的自己”

前些年,“求学”这个词常常和“镀金”联系在一起。大家配置文件“海归”身份在低收入市场下有低价值,所以类似于“求学回去好找工作”“求学回去好堕户口”等理由沦为大众求学动机表格上的少见选项。但随着90后的“尾巴”和00后的“前奏”茁壮到必须考虑到求学问题的年龄,老师、家长和求学机构更加多地找到,孩子们求学的动机仍然是“维生计谋”,而更好地变为了“探寻不一样的自己”。教育部2017年3月发布的《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情况统计资料》表明,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而根据美国驻华大使馆新闻文化处前不久在媒体发布会上发布的《2017年门户开放报告》,2016年度前往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人数超过35万余人,也就是说,大约占到中国同年留学生总数的65%。就求学美国的情况来看,参加发布会的美国驻华大使馆公共关系帮办白诗浪、中国高中的升学指导老师、学生家长,以及出国留学归国学生都深感,“去找自己”或者“做到自己”早已沦为求学的最重要原因。到场的中国家长薛女士某种程度感受到,上高三的儿子也正在构成自己的点子。薛女士10年前从英国剑桥大学毕业,她期望自己的孩子也需要去一所好大学,体会“好的、美的、先进设备的东西”。

留学变化:从找出路到“探索不一样的自己”

但是送来孩子参与过几次探亲访学和夏令营活动之后,她这位剑桥大学生物医学学者被孩子“抨击”了,儿子对她说道:“妈妈,外国不是像你说道得那样好。”薛女士的儿子访学回去告诉他她,同住家庭的美国小伙伴所在的中学有不少孩子大麻大麻,还特别强调:“但这在我们学校意味著会再次发生。”薛女士惊艳地找到孩子早已有了“抨击”思维,构成了自己对事物的分析能力,这正是她期望看见的。她坚信,孩子只有亲身去外面的世界自学、工作,并且构成自己的深刻印象体会后,才能对世界和自我有更为全面的了解和辨别。经过亲身体验,薛女士的儿子最后也要求像母亲一样踏上求学之路。“有自己点子的孩子更加多了。” 否让孩子求学是整个家庭的大事,一般来说由家长和孩子联合不作要求,分别在北京十一学校国际部和北京市第八十中学国际部负责管理升学指导工作的涂欣和孙明芳老师认识过很多考虑到求学的学生。涂欣说道:“孩子们都在自由选择哪条路更加合适自己。” 在与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交流的过程中,“合适”二字被她特别强调了好几次。她找到,这些十七八岁的中学生是在希望“明白自我”的过程中做出了求学的要求。

留学变化:从找出路到“探索不一样的自己”

从否探亲、去哪个国家,到读书什么专业,“孩子们每一个要求都是在企图找寻最合适自己的道路”。孙明芳告诉他记者,她的一个学生自小就对飞行中感兴趣,所以早已下定决心去美国学飞行中。但也有学生具体对涂欣回应“想把自己的路径限定版一起”,而是期望“探寻不一样的自己”。白诗浪帮办乃是在求学期间寻找了自己的发展方向。他在本科期间互相交换到菲律宾的一个小城自学,这件事转变了他的人生,沦为他日后打开外交生涯的引子。被迫否认,更加辽阔的空间里一般来说不存在更好的可能性,同时也意味著更好的自由选择,孙明芳和涂欣现在所提倡的,就是符合孩子“个性化的发展市场需求”,“自由选择更加合适自己的道路”。涂欣实在,孩子们之所以更加告诉“自己想什么”,与大家对教育的希望和孩子自我意识的生根有关系,“当下社会给孩子们获取了思想茁壮的土壤”。而家庭经济实力的提高也沦为反对孩子“去找自己”的有力后盾,孙明芳一般不会告诉他家长:“去美国读书本科平均值每年约必须50万元人民币。”如此低的投放,怎么会大家知道把求学后的低收入问题抛掷诸脑后了吗?回应,薛女士说道:“我总指出,只要一个人尼克希望上入,结果应当都会太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