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48-24569743

寄宿制能否传递家的温暖?

随着2001年政府“撤点并校”运动的大规模积极开展,以及更加多的家长由于种种原因,被迫为孩子自由选择寄宿制学校,寄宿制对于孩子茁壮的优劣也更加沦为家长、学者辩论的热门话题。  有专家指出,寄宿制可以协助孩子自学独立国家自理的生活能力以及集体意识,为将来毕业之后的独自一人生活做到打算;另有专家则指出,寄宿制在相当大程度上把父母对子女教养的义务移转给了学校,并且孩子在适应环境集体生活的过程中可能会遇上挫折;同时,增加在一起的时间也不会影响到亲子关系,让孩子与父母显得亲近。而对于家长来说,则要纠葛得多。一方面既忘了孩子离开了自己的维护,另一方面又期望磨练孩子的独立国家能力。  尽管寄宿制近年来才沦为国内热点,但在国际教育环境下,寄宿制早就不是新鲜事物。在英国,同住中学是英国精英教育的自豪,经常是大多数家庭的选用。有英国媒体报道称之为,英国只有7%的学生在私立学校就读于,但他们占有了牛津、剑桥两所世界著名大学50%的名额。而在英国,又因只有私立同住学校才能拒绝接受来自海外的学生,因此在培育世界公民方面具有非常丰富的经验。  作为英国最知名的寄宿制私立学校之一,惠灵顿公学的同住教育开始于150多年前,最初是想要给那些在战争时期丧失父亲或母亲的孩子获取教育机会,除了教育学生独立国家之外,某种程度也给与社会环境很多注目。而现在,寄宿制早已沦为惠灵顿公学的众多亮点,惠灵顿在同住教育方面早已构成了十分科学而原始的体系。目前,英国惠灵顿约90%的孩子自由选择住校;在惠灵顿中国的2所学校:天津惠灵顿国际学校和上海惠灵顿国际学校,也有不少学生自由选择同住。  上海惠灵顿国际学校的舍监老师Adam Shaw先生回应,对于新的寄宿生来说,思念父母是一个问题,因为却是是第一次离家同住。不过,多数学生跟同学童年一段时间后就不会适应环境。他还告诉他我们,在惠灵顿,确保学生的安全性是基础,但最重要的还是要让他们幸福,感受到家的寒冷。     上海惠灵顿国际学校的舍监老师Adam Shaw和同学们  为了协助每一个孩子更佳地带入集体,享用幸福的集体生活,惠灵顿通过归属感极强的学院制来协助孩子们很快带入集体,从而增加对家人的思念。在天津惠灵顿国际学校,同住宿舍以英国惠灵顿公学第一任校长的名字命名,被称作“Benson House”。孩子们入学后,将和哈利波特在分院帽的提示下来到格兰芬多一样,被分配到四个有所不同的学院:Blucher学院,Orange学院,Stanley学院和Wellesley学院。

寄宿制能否传递家的温暖?

每个学院都有一间专属的学院教室。这里不仅是学院老师表达信息并与学生交流的地方,还是学院学生们相互交流的独属空间。每个学院都由7年级到13年级的学生构成,多样化的年龄阶段包含使学生有机会与比自己年长或者年幼的学生交流对话,突破了以往的只与同龄阶段同学交流的习惯,使各年龄层次的学生都能借此获益。  除此之外,每个学院还有5到6位老师兼任学院辅导员,每位学院辅导员管理一组6到10个学生。学院辅导员负责管理监督学生的学业已完成情况和课外活动的进展情况,也是家长与学校联系的第一联系人。学生们除了每天早上可以在到学院等候时看到辅导员老师,每周还有相同时间的辅导课程。学生也可以与辅导员老师预计便利适合的时间展开辅导。在协助孩子培育较好的自学习惯的同时,协助他们学会如何管理自己。  Adam Shaw先生讲解说道,同住和学院制度的显然目的是为了协助、反对学生,培育他们的独立国家意识和责任感。要让学生告诉,无论再次发生什么,都会有人跟他们车站在一起,解读并协助他们,这至关重要,也是舍监老师工作的方式。  同时,英国惠灵顿公学首创的快乐教育课程(Well-Being Programme)也沦为同住教育的最重要承托。这套教学体系因应其独有的八大智能教育,在全面提高孩子各方面能力的同时,可以增进孩子的健康成长。惠灵顿指出,快乐并不是符合一系列条件之后就不会构建的必然结果,而是一种贵重的能力。特别是在是随着现代人生活中所面对的压力更加大,心理疾病患者日益激增的情况下,快乐的能力更加必须提前培育。  惠灵顿公学的快乐教育课程包括身体健康、大力的人际关系、洞察力(心理免疫系统的构成)、优势、世界观(如何在消费主义文化的影响下身体健康生活)、目标和意义。通过这一系列的课程,期望孩子们需要有目标的生活,对未来充满著向往,可以找到生活中有意义的事情,与他人创建平稳的互助关系,尽最大努力参予现实生活中的每一项任务以及逆境中展现坚韧不拔的较好性格特征等,从而协助孩子在毕业之后需要确实“过上快乐的生活”。这是比“顺利”更加绝佳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