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48-24569743

女儿是一面“照妖镜”: 让我和童年的自己握手言和

文|粒粒企鹅号|粒粒西游记女儿放学后,大呼小叫地蹿入屋里,根本没淑女文静的模样,每次都看起来要吹一阵龙卷风似的,把自己的东西扔得横七竖八。

女儿是一面“照妖镜”: 让我和童年的自己握手言和

外套扔在门口的地上,书包扔到在沙发上,鞋子干在厨房里。我总是叹气,一次一次地嘱咐:“ 别那么大声讲话,弟弟在睡。”“ 衣服和书包拿回房间里吧。”“鞋子要么放到房间,要么放到门口。”说道这些时,我必需要用十分保守礼貌的口气,若略为有发脾气或是命令的意味,就有可能引起她众多长串的驳斥,没有人讨厌被命令,小孩也是如此。只不过,这样的话说道多了,我自己都十分腻烦,想要大声都没力气。走看她一样一样地把东西扯返自己的房间,外套还是在地上,书包没精打彩地斜靠在角落里, 鞋子一只于是以躺着,一只反躺着。它们或许是以这样一种姿势,寂静地向传送一个事实:她是女版张飞,她丢三拉四,大大咧咧。这大自然不是我期望看见的,我期望看见的是一个文文静静,认认真真,有秩序,可以把自己的物品管理好,细心存放在的小女孩。为此,我做到过许多希望。给物品去找一个“家”, 把它们一件一件摆起来; 珍惜自己的物品,否则就不会总有一天丧失它; 每次用完了东西,玩完玩具,都要缴一起,敲返原地;每天都要花上10-15分钟离去一下自己的房间,把杂乱的东西放置规整。无法说道这些希望毫无效果,女儿在整理自己房间方面也有一定的变革。只是无论怎么变革,她都还是一个并不过于细心的小女孩,有可能玩游戏着玩游戏着,脑子就就让。有一天,她一定要带上水杯上学,说道好多同学带上水杯,下午放学回家后,水杯不知了;有一天,她回家时外套没有穿,说道在室外玩游戏跑完冷了就脱下来,返教室时就忘了;有一天,她的书包里没有作业,因为早上回校时书包岂在校车上,放学时才又拿回去。… …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过很多次,她也从不不会在乎。而我却每次表面安静,心中有如火山挂机。东西若是扔了我并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女儿怎么会如此马大哈呢?!我无法这样去跟她谈,不能用尽可能正面的方式去引领她,让她习着去注意自己的物品。可是,我心里不高兴,我难过,我甚至一次一次实在自己是告终的,自己生子的孩子就是屌。心理学家、教育专家们都说道要几乎采纳自己的孩子。这个道理我并非不懂,理论归理论,实践中归实践中。为什么中秋节女儿如此原文,丢三拉四时,我都会怒火中烧,恨不得大吼大叫一番呢?只不过,让我生气的并不是女儿,而是自己。女儿如一面“照妖镜”,把我落空原形,曝露了自己的缺点。女儿原本就是童年时期的我,我曾多次也是个马大哈,丢三拉四,不擅长于整理和珍惜自己的东西。

女儿是一面“照妖镜”: 让我和童年的自己握手言和

与其说我生子女儿的气,不如说是生自己的气;与其说我不采纳她,不如说我不采纳自己。小时候,家里贫困,父母艰辛劳累,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上吧。那时候人们爱护物品,是因为物品紧缺,因为没钱卖,好不容易买了被迫卖的物品后,大自然十分珍惜,原有了再行补补,怕了再行修修,一件衣服也恨不得传三代。东西过于较少了,实在太没能力执着精神;人太穷了,所以无瑕关爱心灵。就看起来叫花子讲爱情,有可能是饿晕了吧。怎么说呢?那样贫困的家庭,没想到有一个“败家女”的我,这样的孩子感叹不想人省心啊。童年的事有很多,可惟独这些事让我印象深刻印象,好像就是再次发生在昨天一样:我“擅长于”踢碎暖水瓶,那时的暖壶一般放到方桌下面,别人都没人,惟独我是宽了飞毛腿似的,踢碎自己家的,踢碎奶奶家的,踢碎亲戚家的。妈妈不高兴,别人也不高兴,总才对要被唠叨,一唠叨总会很幸,而且闻了我就不会托暖瓶,恨不得给我戴着上一个帽子,上面写出: 小心你家的暖瓶。我那时小,自己做错了事大自然战战兢兢,而又被大人总这样反复强调,堪称实在无地自容,很喜欢自己。这样的事,还有一些。小学时学校里常常大扫除,孩子们都要从家里带上一些工具去学校。我好面子,人也大力,就带上了家里一个很新的柳条筐。我知道尤其希望,在劳动方面也从不惜力,恨不得做到最苦、最多,好获得老师的表彰。后来知道怎么回事,糊里糊涂到最后,只只剩一个原有筐子,我家的新柳条筐不知了。我总有一天会记得,从学校到家的那条小土路上,挎着原有筐子的我回头的多么快,多么的紧绷与惧怕。果然,妈妈勃然大怒。一面说道我屌,一面带着我去找老师。记得老师是怎么说的了,总之只有那一个筐子在了,原有的虽不如新的,但总比没强劲。妈妈托着那个原有筐子,我跟在她的后面,听得着她嘴里一声声的责怪,心里好难过:自己怎么就那么不行呢?还有一次,村里放电影。那时候看电影,都是有人在村里的场子上放的,娱乐节目较少,电影又新鲜,总是挤得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恨不得房顶上,树杈上都是人。我和哥哥去看电影,我拿了一个小板凳,戴着一顶帽子。电影戏了什么, 我显然不告诉,我和哥哥不躺在一处,我被人团团围住,躺在小板凳上,热得满头大汗,把帽子摘下来放到腿上。电影敲完了,人群慢慢骑侍郎去。哥哥寻找我,一起回家。返回家后,找到帽子不知了。那样子是一顶一挺新的帽子,妈妈让我回来去找。很怪异,忘记当时是晚上,帽子应当不会在那里吧,但去了之后,怎么也去找将近。帽子就那么扔了,我又听得了好久的唠叨,原本家里就不富足,而我又那么浪费了家里的钱。岁月光阴,童年早已久远,故乡也早已靠近。

女儿是一面“照妖镜”: 让我和童年的自己握手言和

父母的额头爬满了皱纹,头发花白,而我也人到中年,子女绕膝。而不管时光如何推移,都不曾模糊不清我对这些小事的记忆。甚至,在女儿一天天的茁壮中,这些童年回忆反而更为明晰一起。这是因为,童年时期的我未获得母亲的全部采纳,因而我也未曾采纳过自己,我喜欢自己这方面的性格,尽管我没能力转变本性,但我仍然想变为别人,变为其她那些仔仔细细,盼有眼的小女孩。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并非是一句空话,谁也没能力变为他人,不能做到最差的自己。女儿如是,我也一样,只不过,母亲又何尝不是呢?在一次次育儿中的惨败感里,我反反复复地思维,平因本源,开始看清楚现在的女儿就是童年时期的我,我习着放开,和童年时的自己握手言和,我就是我,我成不了别人。只有这样全面采纳了自己,才能完完全全地采纳女儿。她就是她,性格如此。她也想要做到得更佳,只是必须更加多一点时间,更加多一些多元文化和冷静。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自己,讲和自身,做到最差的自己才最重要。